第一次看电影看哭了就是这部了

还哭了三次

第一次给了小姑娘

第二次给了还能多救两个人的胸针

第三次就给了这首歌

在电影最后 这首《金色的耶路撒冷》响起的时候

辛德勒的犹太人手拉手从地平线上走过来,从黑白走向彩色,从过去走向现在,又走向未来。

那时候年纪小,希伯来语不可能听得懂,说不上是为什么会哭

现在又听到这首歌,想到以色列的士兵在19年后又站在哭墙边低头吟唱的样子,于是我又哭了一次。

这首歌对于以色列,相当于喀秋莎对于苏联。可能这种有政治和宗教内涵的歌都有某种催眠的因素在,已经循环播放一晚上了。

配合《辛德勒的名单》和《我的应许之地》食用更加

感谢让我想起这首歌的太太  @mouqing  

评论
热度 ( 8 )

© 何弃疗综合征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