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可能是GAY【EC/CE】(AU OOC) 上

我的哥哥肯定是个Gay,Raven最近总是这么觉得。虽然以前她也这么想过,不过两年多前Charles和在联谊会上认识的女孩闪电结婚,又一直平平静静地过了两年日子,让她觉得可能只是错觉。

号称牛津情圣的Charles在大学期间可是男女通吃,换床伴的频率比换床单还勤。因为Raven自己也是一样,所以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她之所以觉得自己哥哥可能是Gay,是因为有段时间,一向博爱的Charles突然变得特别专情,创下了和同一个人连续约会半年的记录,而那是个男人,她记得是个物理系的学生,叫Erik。

那年的复活节前夕,她的哥哥——Charles.擅长的运动只在床上.Xavier,不知道哪根筋动了,突然跑去报名了赛艇对抗赛,虽然在预选阶段就被刷了下来,他还是乐此不疲地在赛艇队里瞎掺和,跑腿买饭递毛巾,那个殷勤劲儿,让Raven觉得自己的哥哥一定是脑子坏掉了。然而没过多久,一张Charles热吻赛艇队队长Erik的照片就在牛津城里流传开来。当时Raven还只是觉得这就是Charles的又一个新欢而且很快就会变成旧爱。

但是出乎意料的,Charles收敛了他浪荡公子的做派,酒吧从夜夜流连到每周去一次,走在路上也不再四处眉目传情,甚至收起了他那堆花花绿绿的衬衫和阔腿裤,穿起了老学究们最爱的衬衫羊毛背心三件套。每天的生活轨迹从教室实验室酒吧酒店,变成了教室实验室Erik的实验室和宿舍。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多,Raven一度认为自家哥哥终于找到心灵归宿要就此退隐江湖去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日子了。自己哥哥原来是个Gay,Raven那时候想,不过男人也好女人也罢,能让Charles幸福就好。

然而一个早上,当Raven从酒吧狂欢归来,Charles就坐在厨房的餐桌前,抱着一只空酒瓶,呆呆地望着空气中飞舞的尘埃,蓝眼睛里有个巨大的漩涡,吞噬了所有的光彩。而无论她怎么问,Charles都一言不发,直到最后在桌前沉沉睡去。当天下午,Raven在八卦消息中得知Erik的未婚妻来学校找他,他们等到Erik圣诞节假期回家的时候,就要结婚了。Erik申请的研究项目的合作实验室就在他德国的家所在的城市,而合作项目结束后Erik就会拿到他的博士学位从牛津毕业,那意味着,他这次回家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Raven以为Charles会消沉很久,但又一次出乎预料,只用了一个星期,Charles.我很空虚.Xavier就重出江湖了,比以前更甚,他和不同的人尝试所有的花样,上床的频率一度超过了吃饭的频率。

就在Raven担心她哥哥会不会哪天精尽人亡的时候,Charles突然又偃旗息鼓了,他和在联谊会上认识的女生闪电结婚,女生名叫Moira,据她说两人是一见钟情。Raven对此不以为意,只要Charles高兴就好。

婚后的Charles老实了不少,偶尔会在醉酒后沾花惹草然后和Moira争吵,但都会在一晚温存后雨过天晴,他能答应Moira所有的要求,逛街购物去旅行,做饭打扫洗衣服。只是在复活节假期里当Moira提出一起去看赛艇比赛时,面无表情地拒绝了她。然而这件事也并没影响他们继续过平静的日子,两年里Charles也拿到了他的博士学位,他没有选择留校任教,而是回到西彻斯特在一所社区大学里当了老师。

Raven以为这一次Charles是真的会和Moira过一辈子了。而半年前的一场车祸又改变了这一切。

那天中午,Charles和Moira去餐厅吃饭,Charles兴致不错喝了点酒,回来时由Moira开车,路过十字路口,一辆过载的卡车失控向他们冲来,Moira做出了一个司机本能的自保反应。

车祸之后,Charles昏迷了一周才醒来,当医生告诉他以后可能再也不能行走时,只有手臂骨折的Moira在一旁泪流满面,Charles却只有一声叹息。之后的一周,Raven不知道自己哥哥用了什么办法,让一开始态度十分坚决的Moira同意了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她只记得Moira红肿着眼睛在Charles的病房门口与她擦肩而过,而当她看向自己的哥哥,后者眼中的弥漫的情绪不像伤心,却更像是愧疚和解脱。

她问他是不是怪Moira危机时刻的选择,他坦诚地笑着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说如果那天是他开车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他和她离婚,只是因为他并不爱她,也许喜欢,但并不爱,他已经做错了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

他说:“Raven,你知道吗?卡车要撞上那一刻,我脑子里想的不是Moria,甚至也不是你……”但当她问那他当时想得是谁的时候,他却不再说话。

Raven很快用另一种方式知道了这个答案。在折磨人的治疗和复健开始的第三天,Charles让她帮忙从家里拿个东西给他,Raven很容易就按照他说的从书桌最下面抽屉的角落找到一个蓝丝绒的戒指盒,里面的银质戒指看起来十分普通,没有任何镶嵌,只在内圈里刻着一个花体的“E”。

Charles把那个戒指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Raven觉得自己的哥哥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得了什么创伤后遗症之类的。她不只一次看到他低头亲吻那个戒指,有时还会对着它喃喃自语。在一次次疼痛难忍的时刻,她看到他双手交握着放在胸口,右手摸着那个戒指,那样子好像信徒握着十字架在祈祷。

她忍不住问Charles,是不是想见Erik,她可以帮他去找他。Charles阻止了她,她让他千万不要去找Erik,更不要对他说什么。他告诉她,在他决定结婚之前,曾经去看过他,去德国他的家乡。那时候他的妻子已经怀孕,如果一切顺利,他现在应该是爸爸了。

Raven不能理解自己的哥哥,因为在他说到Erik应该已经为人父的时候,他脸上露出的笑容好像是他自己当了爸爸,而在那个笑容慢慢地在他脸上变得有些破碎,那个表情让Raven心痛不已。

他说:“Raven,就算他现在站在我面前,他也已经不是我爱的那个人了,而我爱的那个人他一直在这,从没离开过。”他低头去吻那个戒指。Raven觉得,自己也要疯了。

在又一个夜晚降临,而她又听见Charles对着那个戒指说晚安的时候,Raven崩溃了,她决定无视她哥哥那堆废话。

Erik,如果有人把你当做信仰,你是不是也至少应该听听你信徒的祈祷?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126 )

© 何弃疗综合征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