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ISTENCE 【EC/CE】(XFC 电影向)1、

啰嗦几句: 一开始想写这个的原因是,在电影里查查嘴炮总不是很成功,老万和蓝妹妹总能怼他一怼一个准。觉得可能因为是编剧和导演本身的观点在里面所以对于温和派的查查他们可能不是很理解,但其实作为为少数群体争取利益的人,温和派的观点其实有很多可以说的,查查其实可以怼回去的。于是想让他怼回去一次,然而也可能写着写着就跑偏了也说不定,大家随便看看吧╮(╯_╰)╭。


-------------------正文的分割线-------------------


面目冷峻的青年在街角看着街对面咖啡店门前,那个总是温和微笑的人正面露歉意地向店员求助,因为他坐着轮椅,而咖啡店门前的三级台阶是他自己无法逾越的障碍。

青年握住了拳,其实只要他抬抬手,就可以帮那个人轻松越过那该死的台阶,但是他没有这么做。看着那人被两个店员合力抬进店里,青年转身想离开,脚步却像是着了魔一般,不由自主地向咖啡店走过去。

推开店门,咖啡豆醇厚的香气混合着烘烤蛋糕的甜味扑面而来,瞬间让人有种幸福的错觉。无视店员的招呼,寻找着那个身影。目光落在靠窗的座位旁,那人正看着窗外的街景,青年有些庆幸他没有先看到自己。然而下一秒,那双容纳了天空和大海的眼睛就转了过来,目光相遇的瞬间,青年有种想逃开的冲动,但是那片蔚蓝色中瞬间充盈起的光彩,让他无法离开。

最初的惊讶过后,那人水红色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轻轻挑眉,向着面前的座位微微侧头。那是一个无声的邀请。

”怎么就你一个人?“走到那人身前俯视着他,好像这样就不会迷失在海天之间。“Hank去哪了?”

“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我不能自己出来喝个茶么?就因为这轮椅?”语带戏谑却笑容温暖。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出师不利,青年略带歉意看着眼前的人。

“别那么严肃,坐吧,这里的黑森林棒极了,我刚点了一整个,自己也吃不完。还是双份巧克力的摩卡?”谁能相信,那个险些在古巴挑起世界战争的万磁王其实嗜甜如命,尤其偏爱巧克力。

青年冷硬的唇角扬起一抹笑意:“Charles……”听到自己的名字,对面的人抬眼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青年犹豫道“…你…最近好吗?”

“我挺好的,只是…”Charles顿了顿,眼中的蔚蓝色明暗闪烁“只是…有时候…很想你…”

青年心中有些暖又有些疼,他想说我也很想你,但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

Charles眼中的蓝色有些暗淡,他低头搅动杯中的红茶,氤氲的热气模糊了他在青年眼中的表情。

在他低头的一瞬间,青年就后悔了,为什么自己不能说出那句话,他多希望面前的人现在就读自己的心,那他就知道自己对他的想念绝不比他对自己的少。

“Raven…还好吗?”Charles看着杯中泛起的涟漪幽幽地开口。

“她很好,也很想你。”青年回答的有点快,似乎是为了弥补刚才的后悔。

水红色的唇弯起得弧度有些干涩,看向青年的蓝色中凝起些微的水光。

“她……”Charles深吸了一口气:“她…是不是…已经…杀过人了?”

青年的语调和他的心一起沉下去:“没有”

“没有?Charles脸上的笑容消弭,眼中的水光凝成尖锐的锋刃刺痛了青年的眼睛。“还是‘还’没有?”

青年的心沉到了底:“Charles,你今天为什么会来亚特兰大?”

“我想是和你一样的原因。”Charles盯着青年回复了冷峻的面孔。

“那个孩子属于我!”青年的语气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然而这并影响不了他面前的人“Erik,那孩子属于她自己!

“我会让她跟我走!”

“那要让她自己决定!”

“我需要她的力量!”

“力量,这就是你所追求的吗?”年轻的教授拧起眉,乌云遮盖了天空与大海,有风暴正在酝酿“你觉得用力量就能解决一切吗?”

“难道不是吗?这个世界属于强者。”青年眼中冰冷的灰色之后筑起了高墙,抵抗着即将到来的风暴。

“那弱者呢?那些没有能力的人呢?就该被淘汰?”

“如果我说是呢?”Erik这句话其实言不由衷,Charles故意曲解他的意图让他烦躁,忍不住就是想和他对着干。

“Erik,听听你自己说的话,和Shaw有什么不同?!”Charles气急“砰”得一声一拳锤在桌上, 引来周围人侧目。细心的店员甚至上前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向店员解释过后,Charles向后靠在椅背上,转头看向窗外,用力的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

Erik拧着眉地看着对面年轻的教授,他胸膛起伏得厉害,紧抿着的嘴唇有些泛白,眼中的大海已被乌云遮盖,光芒暗淡。刚才他一拳锤在桌上时,Erik反射性得闭起眼睛,他还不习惯Charles的怒气。

“我应该知道的,你说过的……我当时就在那……”Charles看着窗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喃喃地说:“你说过……在你杀了他……之前……”割裂的疼痛突然在他脑海里炸开了。

“Charles?!”Erik看见对面的人弓起脊背,抱着头痛苦地趴伏在轮椅扶手上,但当他想起身去查看他的情况,那人却颤抖着抬起一只手阻止了他。

他听见他从咬紧的牙关里挤出来的声音:“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割裂的得疼痛从前额开始移动着,伴随着一些尖锐嘈杂的声音在脑中扩散开来,裹挟着很多破碎的画面从后脑冲出。

Charles喘息着撑起身子,一抬头就对上一双眼睛,Erik就保持着手撑着桌子探身向前要站起来的样子,紧紧盯着他,仿佛刚才他抬手阻止他时把他定住了一样。

“Charles,你……“

”Erik,如果有一天,我没有这能力,如果我……”在Erik问出问题之前,Charles先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如果我…如果…”他的唇颤抖着似乎不知如何说下去。

Erik惊讶的看到年轻教授一向坚定的眼神中竟然出现了迷茫和无措,甚至还有软弱,那蔚蓝的大海中有个巨大的漩涡,将原本澄澈的颜色搅得混沌不清。

然而只是片刻,Charles没有说完那个句子,他闭起双眼,皱着眉,紧咬住自己的唇,深深地低下头去,再抬头时,眼中又是一如既往的天空与大海。

“Erik,不要成为下一个Shaw。“他紧盯着Erik的眼睛,

”你和他不一样!“Charles说得很慢,

”You may don't care about disappoint this world ,

But please,

Don't disappoint yourself…………”他的声音变得低沉,但却坚定,一字一顿地,像是在吟诵一句咒语。 

“Beacuse……deep inside,you are good man,and you know that,……Erik,you,are, good man,you know…”

Charles的话像是一团雾气包裹住了Erik,并在他略显冰冷的灰色瞳眸中凝结起来,让他的眼神有些迷离。

他沉溺在蓝色的包围里,缓缓地开口,声音似乎是在梦呓:

“……Charles,what about you?……did i disappoint ……you?”

Charles笑起来,笑容像春日午后的阳光:

“Erik,i  have hope in you.”


评论
热度 ( 19 )

© 何弃疗综合征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