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与骑士 【EC 电影向 天启后】(下)

...( _ _)ノ|我迷糊了一回,(上)的标签写成原著向了,之后反应过来应该是 电影向,原著向得是漫画的,写错了,Sorry…

....................下面是正文的分割线............................

“Hank,出什么事了,为什么Charles会心电感应我说,要做警戒准备?”Hank着急地回到实验室,还没开始实验,Raven就闯了进来。

“呃……”Hank不知道该从哪开始说,还没等他组织好语言,Moira也找了过来:“Hank,Charles怎么样了?”

“什么Charles怎么样了?到底出什么事了?”Raven听到Moira的问题也追问道。

“Charles他……”Hank尽量把事情说的有逻辑性,然而两位女士听到耳朵里,就不一定是他想表达的意思了。

“什么?你说CIA给Charles投毒?”Raven中午去了采购,Charles出事她完全不知道。她立刻把矛头对准了Moira.

"你们CIA的良心是喂了狗吗?Charles处处维护你们,这就是你们给他的回报?“Raven的声音快要把Hank耳膜刺破。

“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我,”Moira急忙辩解。

‘Raven,别那么激动,冷静。’突然,Charles的声音在三人的脑子里同时响起。

‘Raven、Moira你们过来我房间,让Hank专心工作,我还指望他帮我解毒呢,’

“你们俩,找个地方坐下好不好?”Charles尴尬道“你俩这样站在床边看着我,让我觉得你们是在参加葬礼,而我就是那个尸体。”

“不好笑,Charles.”Raven表情严肃。

Charles觉得有点头疼,他其实还挺怕Raven生气,最亲的人反而最不好面对。

“Moira,抱歉连累了你,如果不是 Erik当时在那辆车上,你可能已经受伤了。” 虽然 Charles不怀疑Moira作为CIA的探员,应该也有办法对付一辆刹车失灵的车,但是当时中毒的自己也在那辆车上,如果要同时照顾昏迷的自己和处理刹车事故,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Charles,该道歉的是我,我……”Moira看起来快要哭出来。

“Moira,别说了,别再让我感到更愧疚了,拜托。”Charles不想让Moira说下去,因为他怕她哭出来,而他现在连抬手给她擦眼泪都做不到。

“Charles,我马上就回去,我发誓一定要找出是谁做的。”Moira有些激动。

“抱歉,Moira,今天你不能回去了。”Charles这才想起重要的问题“实际上,也许这几天,你都得留在这里了,而且,我欠你一辆车。不过运气好的话,也许明天就能回去。”

“什么?”Moira一脸疑惑

“Charles让Erik把你的车弄去伪装车祸现场了,希望上面没什么重要的东西。”Raven解释道,她真是佩服她的哥哥可以在当事人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烧了人家的车,这就是所谓的百密一疏吧。“无论是谁做了这件事,Charles觉得针对的都不是他个人,要让他们认为已经成功了,对方就会进行下一步行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夜袭学院吧。”Charles觉得整个事情让Raven一说,好像特别无所谓,他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Charles,这太危险了。”

“实际上,我还挺有把握的。”Charles冲忧心忡忡的Moira露出狡黠的笑容,又转向Raven:“是时候让我们的Xman试试身手了。”

“Charles,你不担心么?”Raven紧紧盯着Charles

”有那么一点,不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估计我们都不会真的打起来,大概就是Say Hi的程度。”Charles这次是真的心里有底。

”我说的不是这个!“Raven要爆发了“如果Hank不能帮你解毒要怎么办?”

“那就得麻烦他给我做辆新轮椅。”Charles故作轻松地说道。

“你……”Raven还想说什么。

“Raven,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Charles很清楚自己妹妹的担心,但是现在要做的事情一大堆,确实不是时候。

“Raven,通知学生晚些时候要进行防空演习,晚上都必须留在地堡里。要确保学生们的安全。”

“Moira,如果可以,我想请你留在地堡里照顾学生们。”

Moira当然知道这是对她的照顾,然而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我会尽我所能的。”

“Raven,XMan那些孩子,我知道他们一直很努力,今晚算是个小型实战训练,你要多注意Jean,她的情绪比较不稳定。今晚他们要面对的大概都是些雇佣兵,他们可能会有些不好的念头,别让Jean被影响。”

“Charles,我还不知道计划是什么。”Raven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一会儿告诉你”Charles想了想“等Erik回来之后。”

Raven和Moira离开房间的时候,Charles看了一眼放在床边桌上水杯。

“Charles!”直到Erik冲进门来,Charles一直都在努力忍耐着,脑袋里充斥得比平常密集一倍的声音让他无法入睡,其中有些还让他特别在意,Erik的声音把他从一堆嘈杂的意识中唤醒。

“Charles,Hank告诉我,你……”Erik站在门口看着Charles,床上躺着的人看向他的蓝眼睛有着明显的疲惫。

“Erik,车……咳……”Charles一开口才觉得嗓子里好像快烧起来了。

“在市区10里左右的小路边,稍微偏远的地方,绝对烧得啥都不剩。”Erik赶紧边汇报任务边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给Charles喂水。

Charles觉得有点奇怪,理论上,心灵感应的能力不会受到物理屏障的干扰,然而不知为何,Erik托起他的头小心地把那杯水喂给他的时候,脑海里的声音就几乎听不到了,但是他能听到近在咫尺的心跳声,他还听到Erik的祈祷。他笑起来:“Erik,我不会死的,最多就是不太能动就是了。”

“你说过不会读我的想法的。”

“你说得太大声了,想听不见都难啊。”Charles抬眼直视着Erik的眼睛,两人面无表情得对视了不到30秒,同时笑起来。

“Erik,听着,今天晚上我需要你帮我。”Charles没忘最重要的事。

当晚,当三队全副武装的雇佣兵分别从正门、侧门和窗户冲入Xavier天才学校的校舍,等待他们的是一句好整以暇的“Welcome to my house.”

Charles坐在校舍中央的大厅里,在感应到有人进屋的同时立刻用能力定住了入侵者,Erik则没收了所有金属的武器,然和Raven一起带着Xman小队从静止不动的人群中找到非金属的武器并收缴,等他们确认这些人身上都没有武器之后,Charles会对他们进行集体催眠,之后就可以放这些人自行离开,就像Charles说的,这根本算不上是场战斗,就只是“打个招呼” 。Charles甚至把这次行动变成了一节课,“Jean,只是控制他人行动的时候不要在意识上接触的太深,以防被影响。”Erik站在一堆武器中间看着夜晚的大宅里正进行的“课程”,这场景其实颇为诡异。

月光下的大厅里和走廊两边排排站立着被Charles定住的三个行动组一共50多人,很有恐怖片的即视感。Charles指导着Jean接管其中两组人的控制权,一边准备开始对另外一组人的催眠,因为三个行动组的任务起点不同,在催眠的时候内容也会有所不同,需要分开进行。

Erik看着正在专注进行催眠的Charles,他坐在轮椅里,或者说是被绑在轮椅里,Hank的解毒工作还没完成,几乎全身瘫痪的Charles在轮椅里怎么也坐不住,不得已Hank只好用两条皮带把他捆在椅背上。Erik不用去想象就知道这样不会有多舒服,因为此时月光那个专注的人脸色惨白,额上都是细小的汗珠。他不自觉地就走到了Charles身边,想为他擦去汗水又怕会打扰他,就希望这场不知道算是行动还是教学的活动赶紧结束。

“这是最后一组了,教授。”Jean将最后一组人的控制权重新交给Charles,催眠随着Jean的一个响指而完成,被催眠的人如梦初醒般地看着四周,Hank站在大厅的台阶上说:“辛苦各位参加本次演习,大家都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请从大门离开,外面有车接你们回基地。”

人群渐渐散去,Charles疲惫地低下头,Erik正想做点什么,一个行动组队员从Charles身边走过,突然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小刀,转身向Charles刺去。Charles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那是个特别熟悉的画面,好像在梦里见过。“Erik!!!”所有人都叫了起来。

“Erik,你那么躺着伤口疼不疼?”

“不疼。”

“你确定?”

“确定!”

“Erik,你别那么躺着,真的会压到伤口,你…”

“Charles,你很烦人!”

在Charles不知道第几次问他有没有事,疼不疼之后,Erik终于爆发了。

扎在Erik背上的陶瓷刀并不长,虽然确实让他很疼,但是并没有让他受到致命伤害。

没被Charles催眠成功的是个变种人,因为极其独特的脑结构才没有受到催眠。

Hank解析出毒药成分,发现虽然无法中和毒性,但是和他做得治疗脊椎的药剂一样,药效会随着时间褪去。Charles被众人要求卧床休息。身负刀伤的Erik也需要休息,他干脆躺在Charles床边的沙发上陪着他。

然而Charles唠叨的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Charles,你再啰嗦,我就回自己屋里去了!”Erik觉得自己在吓唬小孩。

“……”Charles似乎被吓唬住了。

10秒钟之后

“Erik.”

Erik挑眉,准备如果Charles再啰嗦些有的没的就果断闪人。

“谢谢…”

Erik勾起一抹笑“My Pleasure.”

Charles觉得有些困倦,可是脑子里的声音让他无法安静下来,他需要听到其它的声音。

“Erik,读个书给我听可以么?”

“《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Erik不用猜都知道。

Charles笑起来。

“威克城堡里,少年凝视着映照在壶状头盔光亮表面上的自己的脸。阳光洒在头盔上,反射出混沌的金属光芒。……他反复地朝各个方向摆弄头盔,希望能从不同角度得到的失真镜像上看到自己容貌的大致轮廓。他努力尝试着找出自己是谁,但是,又害怕可能得到的结果。 少年猜测自己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在他的一生之中——即使是日后威名赫耀之时——他总能感到这样的差异:他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有一种羞于启齿的东西,可自己却无法理解……他爱上了亚瑟王。”

Erik的声音沙哑低沉,催眠效果卓著,Charles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

半梦半醒之间,他听见Erik问道:“你记不记得曾经问过我,会是书中哪个角色?”

“嗯……”Charles含糊地应了一声,意识继续向甜美的黑暗中沉下去。

“ I will be Lancelot,and you will be my king。”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何弃疗综合征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