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与骑士【EC 电影向 天启后】(上)

炽烈的火焰燃烧扑过来,翻滚得热浪点燃了周围的一切,突然一个身影挡在眼前,还未等他开口呼喊,那身影也已被烈焰吞噬。

“Erik!”惊呼着睁开眼,看到一双满是担忧的灰蓝色眼睛。

“我在这,Charles!我在这………”Erik一向浅眠,今天更是被身边人不寻常地挣扎惊醒。轻抚上那因为惊慌而有些苍白得面孔。“Charles,看着我,我在这。”

感受着身边人手上的温度,Charles慢慢平静下来。

“噩梦?你梦见什么?”到底是什么能让Charles Xavier 如此惊慌甚至是恐惧?

“……没什么。”,Charles 闭上眼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Charles,这不公平。”Erik有些不忿“这不公平,你可以看到我所有的想法,但是却不告诉我你的,这不公平!”

“真的没什么,就只是……”Charles 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不想直接将意象传达给他

“是什么?”

“……末日。”

Erik看着眼前人湖蓝色的眼睛,蓝色的湖水中泛着微微的波光,平静的水面下却波涛汹涌。

“我在吗?”

“什么?”Charles 不解。

“我在你身边么?末日的时候,在你梦里。”

“在,你在我身边。”

“那你害怕什么呢?”

“大家先自己看看书,把基本原理熟悉一下。”Erik在学校里负责机械工程课程的教学,通常情况下他还算是个负责任的教师。但是每周二上午在大厅走廊这间教室上课的时候,他总会心不在焉。原因特别简单,每周的这个时间Charles 会在大厅里给学生们上批判性阅读课,从Erik所在的这间教室门口,正好可以看到他。

今天的课程内容是T.H.White 的《The Once And Future King》,Charles特别喜欢这本书,曾经不止一次的推荐他看,被Erik嘲讽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就是King Arthur,他记得当时Charles回答说:“当然不,我比较喜欢Merlyn。”

“Then who's your king?”

“My Students, they all are my kings.”

Scott从走廊另一头跑过来,手里抱着三四本书不停翻着,想确认教授正在讲的是哪一本。

“ 《The Once And Future King》”Erik好心提醒他。

“哦,谢了,你怎么知道?”

Eric没回答,他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如果可以他想把这一刻定格成图画挂在自己房间的墙上。

大厅里,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Charles身上,他面带微笑,声音温柔,白皙皮肤衬着湛蓝的眼瞳,整个人仿佛在发光。正看着,那人突然也向他看过来,目光交汇,阳光下的人嘴角上扬,露出的笑容照亮了一切。

‘Erik,你的学生要跑了。’Charles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Erik回头就看到因为自己的消极怠工,有两个学生正试图从后门偷溜。可惜因为身上有好多金属制品,他们很快被拽回了教室。

‘Erik,上课要认真,当个好老师。’Charles继续在艾瑞克脑袋里敲打他,直到他一脸无奈的走回教室开始讲课。

“Charles去哪了?”中午吃饭的时候Erik没在餐厅看到Charles,又在学校里找了一圈也没看到他。

“教授去参加中情局的午宴了。”Scott当是回报刚才Erik告诉他课文的人情。“Moira邀请了他。”

“Moira?那个女探员?”Erik心里顿时就长出一根刺

“对,听说她是教授的前女友!”Scott又把那根刺插得深了点,然后叼着薯条饶有兴致得看着Erik连门都没走,直接从窗户飞了出去。

所幸万磁王Erik还记得自己仍旧是被通缉的,抱着不想给Charles添麻烦的想法,他没有闯进中情局的午宴现场,而是在停车场里守株待兔。

当Moira和Charles 从电梯里出来,Erik几乎是立刻就凑上去把轮椅的控制权抢到了自己手里,着实吓了两人一跳。

“Erik?!你怎么在这?你疯了?这可是中情局!”Charles 连忙感应了一下周围确认是否其他人注意到他们。

“还好没人,快到车上去。”Charles 催促着。

三人来到车前,眼看Moira也要上车,“MacTaggert探员,之后我送Charles 回去就好可以了,你就送到这吧。”

“这是Moira的车!”Charles 似乎对Erik的出现很是不满。

Erik倒是顺水推舟的把驾驶权交给了Moira,强行拉着Charles 一起坐在了后排。

“Erik,你知不知你今天这么做多危险?如果被人发现要怎么办?”一上车,教授就开启了说教模式。“你知不知你自己还是通缉犯?在Moira帮你争取到免罪之前,你仍旧是政府的通缉犯,CIA,FBI,任何一个机构都可以对你采取行动,你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Erik的态度明显就是敷衍,Charles 看他这样子超想脑他一下。

Moira开着车很快出了城区

“Charles ,”Moira的声音听起来紧张,让后座的两人有些不祥的预感。“Charles ,刹车,刹车失灵了。”

Charles 的脸色一沉,而Erik眼睛都没眨,下一秒就接管了车辆的控制权,他甚至露出了一抹冷笑“现在是否庆幸有邪恶的万磁王和你们同乘一辆车了?”

“车是早上才检查过的。”不用开车的Moira回头看着Charles ,眼中的惊惧并不是因为坐在一辆时速130又没有刹车的福特轿车上。

Charles 皱紧了眉头,并没说话。

艾瑞克一边控制车行驶,一边冷笑着对Moira说:“看来你的同事对你有意见啊?你们CIA的人一向都这么解决问题吗?”

“对不起,Charles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Moira知道虽然Erik说的话不中听,却可能是事实,这符合CIA的行事风格。

“哼,你们……Charles ?”Erik还想说点冷嘲热讽的话,却发现坐在身边的Charles 不太对劲。他眉头紧蹙脸色白得过分,颜色好看的唇正紧抿着,而那双天空般湛蓝的眼睛已经闭上,听到他的呼唤,Charles 勉强睁眼看了一眼他,就直接往他怀里倒了下去。

“Charles !!”Erik和Moira一起喊了出来。

之后的20分钟里,Erik在Moira不停的提醒当中才没真得让车飞起来。

“Hank!”车停在Xavier天才学院的大门前的时候,整个学校的学生几乎都听见了万磁王Erik Lensher 的声音。

一个小时之后,Charles终于从昏迷中醒来,Erik站在床边看着他:“查尔斯,你被下毒了。”他看着床上的人一幅了然的表情,不禁有些生气:“Charles,你不生气吗?你如此袒护他们,他们却这么对你,你不生气吗?”

“他们害怕,我理解。”Charles的声音听起来气息微弱。Erik心里灼灼得疼起来,他在床边坐下:“Charles,你总是能理解,恐惧、悲伤、愤怒,所有人的,可是,有谁能理解你呢!”

Charles睁开眼直视着Erik写满了心疼的表情,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我相信你能。”

Erik愣住了,他和Charles应该是这地球上最不同的人,就像是磁铁的两端。因着不同而相互吸引,但是理解?万磁王永远理解不了X教授的想法和选择。

Charles心中的波动像海浪一样向Charles涌来,他的笑容在脸上扩散开来,又轻声说:“Erik,你会理解我,总有一天,我相信你 。”

Erik线条坚硬的轮廓泛起些许弧度,眉头纠缠在一起“Charles…”他的声音有着磨砂的质感,每次低声呼唤Charles的名字都好像在吟唱一句咒语。

不想被咒语迷惑的Charles打断了Erik的读条“Erik,能帮我去把Hank找来吗?我想知道到底中了什么毒,我感觉有点…”Charles本来想说难受,然而感受到Erik突然变得紧张的情绪,他于是改口道“…奇怪,我感觉有点奇怪。“

 然而Erik还没走出屋子,Hank就开门进来了:“Charles,你找我?”

屋里两人面面相觑,Charles疑惑地说:“我…找你是没错,但我是想让艾瑞克去叫你来,可是他还没去…”

这回换成Hank懵逼:“Charles,你刚才用心电感应直接叫我,让我过来的。”

三人楞在屋里,“果然够奇怪…”Erik嘟囔着。

还是Hank反应快,“Charles,你试试看,你现在能感应到多远距离的人。”

Charles集中精神,他惊讶地发现,本来要十分集中精力才能感应到学校的周边几公里的范围,现在竟能轻易的跨越整个Westchester郡。

这时,现在一旁的Erik看出点不对劲:

“查尔斯,你不用摆那个pose了?”

Hank这也才意识到,查尔斯没有用手按着太阳穴。

“我现在不用那样做,很容易就能集中精神。”

Erik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查尔斯又打断了他的思索:“Erik,我需要你帮我把Moira的车弄到出城附近的公路边并且让它爆炸,能做到么?”

“你是说弄成咱们确实出了车祸的样子?”Erik的注意力成功的被吸引到Charles奇怪的指令上。“你要干什么?”

Charles露出一个有些冷的笑容:“Dear Erik,虽然我说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但那并不代表我能接受他们的作为。无论是谁要杀我,目的绝不仅仅是我本人,我说过,我为那些来我的学校找麻烦的家伙感到抱歉。

不知道是被这句话透露出的信息还是那句“Dear”鼓舞了,万磁王Erik突然显得精神奕奕,他露出那个招牌的鲨鱼笑,转身打算离开。

“Erik!”Charles叫住了他"小心点,别忘了你还是联邦政府的通缉犯,千万,小心!”

Erik收敛了笑容,认真地点点头,开门出去了。

“Charles,到底怎么回事?”Hank的超强大脑显然只适用于他的理工专业。

“先不说那个,Hank,这个毒,是不是和你之前帮我做的那个药有点,原理上的相似?”Erik一离开,Charles就显出些疲惫的神态。

“我还没完全解析出来,现在只知道它会攻击神经细胞……Charles,你,难道……”Hank连忙上前给Charles检查,他这才意识到,从刚才开始Charles就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至于那个Pose,他有可能不是不用做,而是做不了了。

“Hank,别费劲了。”Charles闭上眼睛,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和胳膊,但是却完全不能活动它们。“去把解析完成,我觉得这个毒应该使用了和你的药剂相同的原理,只不过逆转了整个过程。它攻击神经细胞却意外增强了我的能力。你去试试用之前那个药是否能中和抑制这个过程。”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何弃疗综合征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