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基锤】Thor,你怎么突然变小了啊!(小甜饼 一发完)

这是 @苏纹 太太的Charles,你怎么突然变小了?  和 @Amour secret 太太的Erik,你怎么突然变小了?  这两篇超萌的EC文的梗。

十分感谢两位太太让我写锤基的版本,然而,事实证明,我是个严重的拖延症患者,而且完全不会写文,虽然各种想写得很萌,想写脑补的锤基的感觉,然而…………并没那个笔力╮(╯﹏╰)╭,两位太太的原来的文好萌的……

总之……所以……感谢各位不弃食用……还有,再次感谢两位太太,都是高产的太太啊啊啊,有好多好文!比心!打CALL!♪(^∇^*)

背景时间大约是《妇联4》以后?阿斯加德顺利移民地球,虽然过程很惨烈,大家也都还活着,OOC都是我的锅(觉得O的很厉害……)

---------------------------------------------------

索尔失踪了。

自从阿斯加德成功移民地球后,阿斯加德之王索尔的主要工作从上阵怼人变成天天开会。一开始他还能勉强沉住气坐上一两个小时,但是好景不长,从第二次在国际会议上睡着之后,阿斯加德的代表就变成了洛基。索尔每天上街遛遛狗和自己,顺便解决一下邻里矛盾,不时和复仇者们出任务拯救一下世界,基本定位就是国家吉祥物。

现在这个吉祥物失踪了,阿斯加德的民众表示他们已经一周没见过他们的王了,这个“没见过”包括亲眼见到和在各种社交媒体和小道消息上见到,以往即使索尔去出任务,阿斯加德的人民也总能知道点什么,毕竟他们是神族,而且还有个啥都看得见的外挂。

在大家都议论纷纷的时候,洛基却并不担心他哥哥去哪了,因为他知道,他的哥哥哪都没去,就在复仇者基地,然而却完全不能出来见人,因为他现在,只有10厘米高。

洛基看着正站在一整只炸鸡旁边吃的不亦乐乎得索尔,不由得心里冒火:“哥哥,胃口不错啊?”

索尔沉迷于那个比他自己还大的炸鸡,他已经吃空了鸡胸的部分,整个身子都差不多钻了进去,听到弟弟的嘲讽,他抬起头,嘴里还塞着鸡肉,含糊不清地回答:“弟弟,盲目地忧愁并没什么用。饿了就得吃饭,你要不要也来点,基地这的炸鸡很好吃的!“他说着从炸鸡的腔子里撕出一条肉冲着洛基举起来。

“你倒是想得开!”洛基按着额头,怒视着满身都是炸鸡油渣的雷神,觉得他脑子里也一定都是鸡肉,想着现在给他一刀是不是就能直接捅死他。

一星期前,变成10厘米高的索尔骑着自己养的金毛犬出现在他屋里的时候,邪神觉得这一定是谁在企图耍自己,于是一度采取了无视的态度,直到雷神在他的客厅里召唤了雷电,成功让屋里所有电器彻底报废。

索尔对于这件事唯一能描述的就是一觉醒来就变小了。洛基首先想到的就是奇异博士,他用一团橡胶裹住索尔塞进口袋,硬着头皮去找了那个让他一直下落了30分钟的秘术法师。

长得像某腐国著名男星的法师花了半小时查阅了能找到的所有古籍,表示自己也无计可施,并委婉地表达了对于两位神祇长期逗留在地球的不安。对此,邪神友好地表示将在中庭长住,并期望能和中庭人建立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的良好关系。

离开秘术法师那个结构扑朔迷离,偶尔会穿越回中世纪,地址不知道到是177A Bleecker Street还是221B Baker Street的据点。洛基带着索尔来找复仇者们,虽然这帮子人他也不太喜欢。

天才二人组用了各种仪器检测和扫描了10厘米高的雷神,结果是除了尺寸问题一切正常。众人对于索尔变小的原因还是一头雾水,恢复的方法更是毫无头绪。

托尼·亿万富翁·慈善家·天才·斯塔克倒是开发出了迷你雷神的新功能。缩小了的索尔召唤的雷电不像以前那样破坏力巨大,虽然毁坏家用电器还是小菜一碟,但已在可控范围之内,托尼用几根导线和变电稳压装置的一端连接上基地的部分设备和蓄电池,另一端连接上迷你雷神,为了让索尔配合他还特地把这一端做成了妙尔尼尔的样子,复仇者基地很快就和钢铁侠的手机一样具备了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的功能。

洛基怎么看都觉得这几个中庭人不靠谱,然而他一时间也找不出靠谱的办法,只好先把他留在复仇者基地,虽然他很想把索尔带在身边,但是身为阿斯加德的代表,他还得去各种会议上和中庭的各国领袖勾心斗角,索尔在复仇者这至少是安全的。

然而等到晚上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哥哥并不安全,一个金发的雌性中庭蝼蚁正对他的哥哥伸出魔爪,而他哥哥似乎并不打算躲开。

“福斯特小姐,好久不见。”洛基抢上一步挤进简和索尔站着的桌子之间。“你为什么在这?我听说你和我哥哥早就分手了?”

“托尼打给我说索尔需要帮助。”天体物理学家试图绕过邪神的阻挡找到她要帮助的对象。

“洛基,简是来帮忙的…”索尔在桌子上跳脚企图越过弟弟的背影看到前女友。

“帮忙?那太好了,请问福斯特小姐想出什么办法了吗?毕竟班纳博士和斯塔克先生已经研究很久也没有头绪了。”洛基伸手在背后抓住企图爬上他肩头的哥哥,用了点迷幻的魔法把他控制在虚握起来的手心里。

“去找奇异博士?"

“去过了。”

"做个全面检查?"

“没异常!”

“用你的魔法恢复一下?”

“没用。”

"你们那个量子…呃…灵魂熔炉?"

“做过了。”

“亲吻?”

"试…!什么?你说什么?"洛基瞪视着眼前的金发女子,好像对方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

“亲吻啊,没听过那个童话故事吗?,王子被魔法变成了青蛙,只有真爱的吻才能把他变回来。”得过诺奖的天体物理学家的少女心突然跳了出来。

“当然没有,中庭的童话都这么愚蠢吗?”邪神的脑子里某个画面一闪而过,亲吻?也许是个好主意?不对,这个女人现在提起这个一定是心怀不轨。“这就是你的主意?接吻?看来要不是阿斯加德的知识,你还得研究100年才能得诺贝尔奖。”洛基·牙尖嘴利·劳菲森开启了嘲讽模式。

“洛基,放开我!”邪神手心里的雷神破除了幻术开始挣扎,一道拇指般粗细的电流从旁边的插座里蹦出来,落在邪神的手指上,打得后者一个激灵,雷神趁机挣脱出来,跳到了地上“你不能这么说简,她是个很优秀的科学家!”

“优秀?所以你赞成她那个什么接吻的主意?”洛基捂着被电流打疼的手气不打一处来“啊……我明白了,接吻是吧,你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啊!那你们就吻去吧!”邪神一甩手,一道尖利的的光芒就钉在了雷神的脚边,阿斯加德二公主跺脚转身离开了实验室,留下迷你雷神和他的前女友面面相觑。

就让他们吻去吧,最好吻到窒息而死!洛基气冲冲地往外走,随手破坏了走廊里能看到的电路来出气。

在餐厅吃了半打布丁冷静下来后,洛基觉得把哥哥和前女友单独留在实验室不妥,所以他又气冲冲地跑了回来,却只看到简·福斯特一个人百无聊赖坐在屋里玩手机。

“索尔呢?”没看到激情拥吻的镜头,洛基稍感安慰。

“他没跟你在一起吗?你刚才跑走,他就追出去了啊?”简也一脸疑惑。

“什么?”洛基一颗心放下去又提起来“你就这么让他跑出去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人,随手拿起一个杯子拍在金发女子面前的桌子上,杯子上立刻出现了裂痕“他就这么个杯子大小,你就让他这么跑出去啦?”

天体物理学家也有点慌张:“我追出去了,但是在门口就看不到他的影儿了,我以为他找着你了。”

洛基飞快的跑出门,沿着走廊找了一遍,回到实验室门口看到从反方向跑回来的简,两人显然都一无所获。洛基瞪着简·福斯特,拿出手机联系上在基地某个房间的钢铁侠:“索尔丢了。”说完这句话洛基仍然不敢相信他居然在复仇者基地里弄丢了索尔。

一小时之后,Friday已经扫描了基地内部,几个人也已经在各个房间四处搜寻,雷神还是处于失踪状态。

“要是索尔出了什么事……”邪神把匕首架在金发女子的脖子上,咬牙切齿地说。虽然知道身为雷神,不会像中庭人那么容易受伤,但是索尔现在还没个杯子大,谁知道会出什么意外,洛基现在就想把眼前的女人捅成马蜂窝。

“Sir,找到奥丁森先生了。”Friday的语音在几个人头上响起。“他在餐厅…”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洛基一马当先的窜了出去。通向餐厅的走廊和去向庭院的岔路在半路交汇,地板上赫然有斑斑点点的血迹一路蜿蜒伸向餐厅的方向。

跟在洛基身后的几个人看到邪神修长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然后就像箭一样冲进了餐厅。

血迹一路蔓延到餐厅的桌子上,缩小的索尔闭着眼睛躺在那,Friday正用什么光线在扫描他。

“索尔!”邪神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音,他扑到桌边,他的哥哥浑身是血的躺在他面前,闭着眼睛,对他的呼唤毫无反应。

突然之间,眼前的情景和什么画面重叠了。尸体,四周环绕着尸体,阴冷的灯光明暗不定地闪烁,在那些残缺不全的尸体中,有一个特别熟悉的面孔,他的哥哥浑身是血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他呼唤他的名字,而他却毫无反应。

一个地狱传来的声音说着:你会无比绝望,因为你无力回天,无论是畏惧,还是逃避,命运还是会降临。

“不!!!!”伴随着撕心裂肺地叫喊,邪神的皮肤显出暗淡的蓝色,冰晶从其中浮出不断凝聚,四周的电子设备开始噼啪作响。

“洛基,冷静,索尔没事!Friday,提高音量,最大音量!”天才的钢铁侠最先明白发生了什么。

智能AI的声音顿时震耳欲聋:“索尔·奥丁森,身体各项指标合格,状态:睡眠,分析身上的血液来自某种爬行生物。雷神:索尔·奥丁森一切正常……”

折磨众人耳膜的声音效果拔群,邪神怔愣了一会儿,冰霜巨人的外貌开始褪去,周围凝结的冰霜也慢慢消散,他身上冒着蒸腾的水汽,腿脚发软,双手及时撑住了桌子才没有跪下去。

“所以……他就是睡着了?这血是哪来的?爬行动物?“邪神瞪着呼呼大睡的兄弟,努力找回自己的节奏。

“准确的说是某种蛇类。奥丁森先生刚进来的时候有点……激动,所以我给他用了点催眠的喷雾,他应该会在一小时内醒来。”

“蛇?……”就算是邪神那个擅于异想天开的大脑也想不明白,索尔怎么能在复仇者基地里弄了一身蛇血的。所以只能等着他睡醒。

“什么?你觉得那条蛇是我?”洛基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你脑子进水吗?那丑不拉几的蛇哪像我?我没事变蛇干嘛?”对于索尔把一条颜色暗淡的响尾蛇看成是自己十分愤怒。

索尔一脸委屈:“我当时只看到一部分尾巴,那是绿色的,其他没看清啊,而且……你小时候心情不好就会变成蛇找个僻静的地方自己待着,所以我觉得……”

“那都是几百年前……”洛基愤怒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的……事了?…你……还记得?”他原本准备拍在桌子上的手,轻轻地落在了索尔旁边。

“记得啊,我还记得我因为分不清哪条蛇是你而去问母亲,她告诉我你总会变成绿色的蛇,而且肯定是最漂亮的那种,所以!”索尔突然举起手提高了声音“所以这次我追着那条蛇到了庭院里,看清楚了就知道那个不是你,我就是一时没看清,我想回来找你的时候,那条蛇攻击了我,我就……”索尔深知弟弟对于优雅美丽的外表的执着。他慌忙地辩白着。

洛基凝视着自己的哥哥,他瞎了只眼,父母双亡,痛失家园,浑身浴血,被自己背叛,又被丢进宇宙,历尽艰险,九死一生,浴火重生,最终加冕成王,他应该有无数的故事可以讲述,他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铭记,但是他还记得几百年前的小事,这种不值一提的,无聊的,小事……

“哥哥……”邪神的声音像是穿越过很久远的时间“……你……会永远……在我身边吗?……”他脸上毫无表情,幽绿得目光似不经意地滑过索尔,停留在自己的手上。

“当然!”索尔立刻回答“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只要……只要你需要我。”索尔只有10厘米高的身体整个撑在洛基的手上,寻找着弟弟游离的目光。他突然变得有些沮丧:“不过,要是我一直变不回去,怎么办?”

“那也没关系……”洛基从桌上托起自己的哥哥,目光凝聚在那张看了数百年的熟悉的面孔上“不用担心,I'm here。”

刺目的白光突然闪现,待光芒散去,变回原本身高的雷神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脚:“洛基!我变回来了!”他叫嚷着给了弟弟一个拥抱,雷神身体的温度传来,好像能传到邪神灵魂深处去,这个拥抱变得有点长,以至于邪神不得不回抱自己的哥哥,他拥住那结实可靠的胸膛,听见雷神低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我变回来了,我又可以保护你了,我会一直在的。”

邪神在哥哥的怀抱里,无人可见的角度,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后用他一贯刻薄得腔调嚷道:“快放开我,你这个白痴!”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383 )

© 何弃疗综合征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