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冰火/天使夜】D-DAY(下)

Summary:
约翰SAT需要1400,他打算通过作弊达成这个目标,然而……

===============================

(上)

D-4

“凯蒂,有件事希望你能帮忙。”次日上午,鲍比硬着头皮站在了前女友面前。在这学院里有两人鲍比绝对轻易不靠近,其中一个就是凯蒂.普莱德。原因很简单,虽然被女友抓住和女孩在床上的事不新鲜,但是被女友抓住和男孩在床上的事就很新鲜了,而且很尴尬,而凯蒂之后的一串怒吼直接让他和约翰“被出柜”,于是尴尬*2。

鲍比显然低估了这件事给前女友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证据就是娇小的黑发女孩直接当他是空气,从他身体中直穿而过,根本没打算听他说话。

“凯蒂……”鲍比转身追上去,在撞上了两堵墙,挤翻了一打人之后他很幸运地撞上了刚从校长室走出来的万磁王。

“小子,你这么没头没脑地乱跑什么呢!要是撞上查尔斯怎么办?!”磁控者轻易就制住了不停挣扎得男孩,后者的眼神却一直追逐着女孩消失在走廊的人群里的身影。

磁控者顺着男孩的眼神看去,嗤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回心转意了?”

“我没有!只是约翰他要……”虽然万磁王挑衅成功,鲍比还是及时地收住了话头。

艾瑞克松开了束缚着男孩的金属条,让那些暗色的金属乖乖的回到门上做回了门把手,然后他露出一个牙齿过多让冰人也不寒而栗的笑容:“给你个提示,如果论‘说服’,没有人比心灵感应者更拿手,不是吗?”

D-3

鲍比很快领悟了万磁王的意思,俗话说得好“凤凰出马,一个顶俩”看在2000刀的面子上,鲍比的计划得以顺利施行,他成功的在宿舍里被几天后的自己上了身,在一阵忙乱后得到了写在一堆草稿纸背面的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考题和答案。约翰抱着考题如获至宝,鲍比隐约觉得有什么环节不太对,然而也没细想。

D-2

约翰少见的埋头苦读,看到的人都觉得世界末日可能是不远了。

晚上,万磁王站在校长室门口看着约翰拿着笔记本像个幽灵一样,一边在走廊里逡巡一边背书,他摇摇头,语气有些懊恼的自言自语:“这完全就是弄错了方向。”

当会读心的校长在后面问什么弄错了方向时,万磁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用一个吻堵住了爱人的好奇。

D-1

在约翰拼命努力了背了一天一夜写出来的错误率还是维持在50%左右的时候,鲍比觉得还是做个小抄比较稳妥。录入、打印、微缩、塑封、最重要的工作是藏匿,鲍比在考场找了一圈,还是选在了卫生间,鲍比觉得阅后即焚的善后工作约翰应该还是擅长的。

为了万无一失,鲍比在弄好一切之后带着约翰在夜深人静的考场里做了一遍演习,一直忧心忡忡得约翰终于心里有了底,他看着反复叮嘱他在融化冰封的时候不要连答案一起烧了的鲍比,突然就涌起一阵感动。

“鲍比……”他出声打断了还在反复唠叨的的人“你知道如果我一直跟着万磁王,说不定哪天还是会做些你不喜欢的事的,对吧?”

“……”鲍比愣了一下,不知道约翰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不过答案他还是很清楚的“知道。”生命不息搞大事不止,这大概是兄弟会的行动格言。

“那为什么还帮我?”

“因为……”鲍比发现自己并没想过这个问题,似乎是自然而然地,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似乎是某种本能反应。

在他组织好语言之前,一个带着火焰炽热的吻就封住了他的唇齿,他甚至都没挣扎一下,就任由自己陷入熊熊燃烧的烈火中。


D-DAY

万幸负责带队来参加考试的红发少女是个收了2000刀封口费的读心者,省去了鲍比解释为何他和约翰没和大家一起从学校出发而是在考场外等待的原因。

考试进行的还算顺利,约翰按照他们演习好的,在中间休息的时候遛进洗手间看答案,只是在他从洗手间回到教室后头脑突然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看了什么答案,反复几次都是这样,结果可想而知。在他垂头丧气地走出考场想寻找鲍比的时候,看见教授和万磁王在走廊里看着他。万磁王依旧高冷,什么都没说,教授则温柔地安慰他没考好没关系,艾瑞克不会因为一次考试成绩就把他驱逐出兄弟会的。

这个消息无疑是天降大赦,约翰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想到鲍比这时候应该是和凯蒂在进行穿越,他觉得这事的顺序可能有点错误,鲍比应该先来问问他考试情况,这样就不用那么麻烦了。不过如果他没穿回去写答案,昨晚他们也不会来藏答案,也就不会……想到昨晚,约翰浑身的血液又开始往某个部分涌动,他开始全学校的搜索鲍比,他需要他,现在,马上!

艾瑞克看着约翰跑开的身影不住地摇头:“现在的孩子都在想什么?这是多简单的任务?居然都能失败?变种人的未来在哪里?”语气包含着恨铁不成钢恼怒。

查尔斯气笑:“首先,约翰想的事估计跟你想的差不多,其次,不论变种人的未来在哪里,肯定不在一场教唆作弊里!这还是个任务?”

艾瑞克没及时的接受到来自读心者的怒气而是自顾说着:“查尔斯,你不懂,这当然是个任务,他们需要练习,练习解决问题的方法,这已经是最简单的任务了,考试分数而已,然而他们连任务目标都弄错了,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哦?这里还有目标问题?愿闻其详啊!”校长的怒气在升级,然而沉浸在自己的教育大计的万磁王仍旧接收信号不良。

“以约翰的水准,想在一周内把成绩提升到1400,当然只有作弊!所以他们认为主要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作弊方法,这简直错的离谱。”艾瑞克·中二病已发作·兰谢尔做了个充满戏剧感的挥手动作:“作弊的方法,以他们的变种能力,有很多种,然而他们最应该解决的是会最终阻碍他们作弊的最大的障碍。但是他们却没有意识到,那就是……”

“我吗?”查尔斯眯起眼睛,神情危险地看着马上要倒霉的爱人。

“……”万磁王终于接收到了读心者的怒气信号,意识到自己关于教育大计的演讲找错了对象:“……查尔斯,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他们应该想办法……呃……用其他事吸引你的注意力,或是,或是……”艾瑞克·知道自己要倒霉·兰谢尔从高谈阔论地演讲家变成了结巴。

查尔斯露出的微笑让人脊背发凉 。

之后的一周里,各大媒体都刊出了变种人激进派领袖自挂金门大桥的照片,成为人们一时茶余饭后的谈资。

fin

评论
热度 ( 23 )

© 何弃疗综合征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