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冰火/天使夜】D-DAY(上)

Summary:
约翰SAT需要1400,他打算通过作弊达成这个目标,然而……

===============================

D-7

“一周后就是SAT考试了,我想你们当中有不少人还没准备好,希望你们能抓住最后一周时间好好准备。”万磁王艾瑞克·兰榭尔下课一向很准时,因为他自己可能比学生更期待这个。通常课程结束后就只有下课两个字,学生们就可以一哄而散了,今天难得的加上了结束语。

“需要参加考试的同学这周可以不出席平日的课程,按自己的需要准备。”

他把桌上的书收拾好,示意学生们可以随意离开了,然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希望某些同学不要想些‘省事’的办法,虽然查尔斯不能负责监考,但是我相信ETS指派的老师也会做得很好,不要有侥幸心理!”

“艾瑞克,你这是在暗示他们应该做点什么吗?”迎着下课的学生进入教室的校长挑眉看着自己的爱人,他捕捉到有几个学生的脑波在听到不是他负责监考之后出现了小小的雀跃。

“怎么会呢,查尔斯,你想多了,我只是提醒他们一下。”后者勾起一边嘴角露出几颗锃亮的牙齿 。

“呵,听起来很有说服力,你觉得我信还是不信呢?”蓝眼睛的教授把轮椅停在离对方几米远的地方,故作严肃地说道“你这样会教坏孩子们。”

磁控者在一个笑容的时间里就把读心者拉到了自己面前,他俯下身撑住轮椅两侧的扶手,把正努力绷着脸的教授圈进狭小的空间。

“嗯…那让我猜猜,我们的教授这次是不是打算和我一起,‘教坏’孩子们呢…”
这句话被说得黏黏糊糊得,夹带着一些温热的气息一起飘进查尔斯的耳朵。
他禁不住痒侧过头去,一下就撞进一片灰绿色的笑意里,还有随之而来的熟悉温软的触感,把他将要说的话都吞了进去。

/艾瑞克,还有学生在门口……/

教室门应声而闭,隔绝了几道好奇窥探的目光。

那几个雀跃的脑波里,约翰·阿勒德斯绝对是最开心那个。之前,他崇拜的变种人激进派领袖万磁王郑重其事的告诉他,如果还想跟着他干大事的话,SAT的成绩绝对要在1400以上。

上帝啊,1400?!约翰觉得自己大概连400都考不到,而所有的作弊的企图在教授无所不知的大脑的监控下绝对都会失败,于是他一度十分认真的思考如果万磁王不要他了该怎么办。

然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教授不监考,作弊这件事又重新回到了他的选择列表里,而且是排序最先的那个选项。走出教室后他转身拉住走在身边的鲍比:“鲍比,你有钱吗?”

几小时后,约翰和鲍比拿着蔻驰当季最新款手包敲响了绝对优等生琴·格雷的宿舍门。
在约翰舌灿莲花得企图说服红发的少女加入作弊的阵营时,鲍比疑惑地站在金发少年的身后,鲍比的成绩完全不需要作弊也可以轻易考过1400,而琴的水平说她考个满分也是有可能的,而且……和一个心灵感应者说那么多话真的有必要吗?怎么想琴也是不会答应的吧?

然而红发的少女在收下价值2000刀的手包之后表示会考虑下,明天给他们答复,鲍比不禁感叹,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晚上,查尔斯从自己卧室的窗口看到坐在喷泉旁边窃窃私语的鲍比和约翰,回头对着正在铺床的爱人露出一个不可名状得微笑,看得万磁王浑身发抖。

D-6

“抱歉,帮不了你们。”红发的少女遗憾地给了两人这个回复,她本人似乎比当事人还惋惜,纤细得手指在纹饰精美的手包上流连忘返。“教授在我脑袋里放了点小东西防止我失控,所以如果我在考场里给你们‘广播’答案,他肯定会知道的,估计在那之前就会知道了。”

她把价值不菲的手包推到桌子中间:“这个,还给你们吧。”鲍比看到少女的手在桌面下还勾着那手包的带子。

在他还没开口之前,约翰就大手一挥,把2000刀送了出去。

少女面露喜色,从桌中间拽回手包,给了两人一个附加消息作为回报:“我知道有人能帮上忙,他们也正打算这件事。”少女说出下一个可能同谋的名字,鲍比松了口气。还好,这个准同谋不需要用钱搞定,因为他不缺这个。

在约翰和长着翅膀的富家公子套近乎的时候,鲍比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和一身蓝色的寇特聊天,显然夜行者认为自己光芒万丈的男友之所以会沾染作弊这等事都是因为自己:“我以前没上过几天学,沃伦是为了我才会有这个念头,希望主不要怪罪他。”

鲍比看着和约翰相谈甚欢的天使,百分百肯定有一个议员老爹的天使对于SAT成绩的需要绝对超过一个无家可归的天主教徒。

约翰愉快地和上帝的使者达成了共享答案的协议,鲍比很是佩服他的外交能力,一个小时前,他和沃伦的交情还只限于见面问个好的程度,现在沃伦却愿意花重金去买试题然后分享,虽然这里有一半是为了寇特。

鲍比真心希望约翰能成功,不然在考试结束前每天约翰和他谈论的事情都只能是考试了。

D-5

“学校里有位同学,考虑到大家备考辛苦,决定在考试之后请大家集体去旅游,这位同学就是沃伦,让我们给他点掌声。”查尔斯在给考生的补习课的末尾宣布了这一消息,沃伦对此坦然接受,闭口不提买考题的钱是怎么变了旅游基金的事。

约翰一脸匪夷所思,整个晚上无论鲍比做什么都无动于衷地思考着该拿什么拯救自己的考试。

鲍比忍不住问他关于考试内容到底哪里不会,心里怀着也许还能给他恶补下的希望。

约翰很诚实的回答只有两个不会,鲍比不可思议的问是哪两个,约翰面无表的回答:“这也不会,那也不会。”

鲍比在某种破罐破摔的情绪中想到一个人,决定明天去为了约翰争取一下。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7 )

© 何弃疗综合征晚期 | Powered by LOFTER